具名戒酒协会_物流新兴_菲律宾申博138娱乐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物流新兴 >具名戒酒协会主页 物流新兴

具名戒酒协会

物流新兴2020-06-18895人围观

具名戒酒协会

饮酒数十年,一方面感到耐受力大不如前,另方面想让老闆大人开心,于是答应她试着戒酒,从两星期开始,期满再说。

然而,睡前少了一项重要仪式,觉得心底有点空蕩,于是决定,每天晚上写一篇废文,什幺废话都可以,国外有匿名戒酒协会,我把脸书权充是「具名戒酒协会」,就从今晚开始,直到两週期满。

朋友常问我,每天喝多少酒,其实不算多,我认识的友人中,不乏一早起床就拿威士忌当漱口水,每天至少一瓶起跳。

但我喝的也不算少,我的规律是,周间喝烈酒,周末喝葡萄酒,而且都在家独酌。周一到周四晚上,约莫合计喝掉一瓶威士忌,周五到周日,每晚各一瓶红酒或白酒,以上还不含晚餐时的啤酒,以及夏天解渴的各式调酒。

依照卫生组织的建议,成年男性每星期不宜摄取超过28Unit的酒精,每一Unit代表10毫升。以我固定饮用的威士忌与红白酒为例,一周已超过57Unit,加上其他酒类,轻鬆写意就能超标两倍半。

如此喝了数十年,除了重感冒或肠胃炎,酒杯几乎「隔餐不隔日」,终于发现,自己越来越快陷入弥留,有时饮到兴起,经常进入无意识状态,隔天发现,威士忌酒瓶蒸发了大半。

之前听说,英国有所谓「DryJanuary」,亦即每年暂停喝酒一个月,尤其度过耶诞假期的狂欢,元月开始,把酒瓶锁进柜子里。

几天前,忽然决定先停酒两星期,我心想,自己曾是二十几年的菸枪,每天最多抽两包,老婆怀孕后,一口气说戒就戒,再也没犯过瘾。如今不过暂别我心爱的酒瓶们,想必他们可以谅解。

原本打算戒除一切酒精,后来看到一篇报导( http://goo.gl/BvkYfz ),测试酒精依赖的最好方法,不是完全禁绝,而是设下底线,绝不跨越。我看了很开心,于是把「晚餐一罐啤酒」列为法定上限。

就这样,今天是第四天,有点想念我的好朋友们,但愿他们一切安好。晚安。

戒酒第七天,民间俗称「头七」(喂)。所以,今晚讲个玫瑰童龄眼。

酒龄四十年,加上跑过几年社会新闻,我看过太多醉态。例如,大学时,班上同学感情极好,每逢期中或期末考后,浩劫余生,必定聚在一起狂饮。

大学生喝酒,青春正盛,经常闹出笑话。有次,大伙喝茫了,就东倒西歪,横躺在宿舍塌塌米上酣睡,忽然,闻异味惊醒,原来有位同学,梦中起身小解,就直接尿在榻榻米旁,薰得大家睡意尽失。

又有次,有位同学冲入厕所狂吐,久不见人影。开门一看,发现他瘫坐地板上,抱着马桶睡着,已不省人事。

凡此种种,不计其数,尤其与单位警察厮杀,一次就是一整个分局,因此养成小心翼翼的习惯。就像水库满水位,心底会有两条警戒线,若说红线是失去知觉,直接挂点,下方有一条黄线,提醒自己开始踩剎车。

闪酒方法甚多,偷偷吐在湿手巾是入门招数,很容易被识破,还有其他怪招。总之,以前靠着黄色警戒线,大致很少失态。

然而,这两年,酒量大不如前,即使刻意减少酒摊,但在家独饮,经常跳过黄色警戒,直接溢出红线,陷入失忆状态。偶尔,隔天浑然不觉如何入眠,或睡死在房间木地板上。

我敬爱的老闆大人,平日多半陪两位大哥入睡,回房每见我醉态狼狈,开始不断碎念。碎念无效,一向号称体质敏感的她,神秘兮兮绘声绘影说,夜里常有一老人,进房邀我喝酒,老人形容憔悴,衣衫褴褛,但执一酒壶,屡饮不醉,每每趁我不胜酒力,魂魄涣散,偷偷从我的颈后钻入,就此附体,我因此失去意识。

我家大人说到精彩处,凑上前来,手刀往我脖子后方一劈,喊声:「进去了」,然后嘿嘿两声,冷笑而去。

从此以后,我夜里在房间独饮,不时想起我家老闆的灵异故事,颈脊后方竟有一阵凉意,加上其他因素,终于听从老婆大人金玉良言,让肝苦好朋友放两星期年假。

无论信或不信,总是太后大人一片心意。不过,我总算体会,广告心理学的「恐惧诉求」,确有其实证道理。(废文完)

酒瘾奇妙之处,往往不只是感官的渴求,更是精神的依附,毫无来由,自然扑向酒瓶,有时,则是混合两者的纠缠。

在季赛结束前,宣布提前离队,住进戒酒中心的美国职棒投手沙巴西亚(CCSabathia),经过一个月治疗,出院后接受媒体访问,坦承他自三年前开始酗酒,几度试图戒除,但总是无法打破再犯的循环。

他说,他通常会在不需轮值出赛的日子里,把自己关在饭店一整天,喝光房间所有酒精饮料,包括整个MiniBar,球季最后一个週末,洋基在巴尔的摩金莺主场比赛,加上其中一天因雨停赛,沙巴西亚几乎没离开房间,最后当他清醒,完全不记得那两天发生的事,「我告诉自己,这一切应该停止」。

于是,他向教练及球团坦白一切,表示将离队寻求医疗协助,即使他的妻子劝他等球季结束再说,如此不必让消息曝光,但他坚持,「如果我现在不做,可能永远都做不了」。

诗人与小说家爱伦坡也是知名酒鬼,他写了许多关于酗酒的故事,例如经典短篇《黑猫》、《一桶阿蒙蒂亚度酒》,情节混合着邪恶、疯狂与挣扎。

爱伦坡的人生似乎也是如此,他死前被发现时,是一名倒卧路边的醉汉,身上穿着别人的衣服,意识模糊,只会喃喃呓语,被诊断出与酒精中毒相关的症状,地点也在巴尔的摩。

海明威更是惊人的酗酒者,据称,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受伤,住进医院时,「衣柜里塞满白兰地空瓶」。

成名后,海明威的酒瘾与酒量同样吓人,他一顿饭能喝掉六瓶红酒,更多时候,他一个晚上可以不断混喝琴酒、香槟、龙舌兰酒、威士忌与啤酒,外出打猎时,他清晨五点就会溜出帐篷偷喝,据说,他早餐时,会在茶里加一匙琴酒。

即使后来他的肝脏出现问题,医生限制他「一天只能喝三杯威士忌」,但他永远无法维持太久。海明威甚至发明一种调酒,名为「墨西哥湾的死亡」,由一大杯琴酒加柳橙汁。

直到海明威悲剧性的死亡,他儿子说,父亲死前二十年,每天几乎都要喝掉一夸特的威士忌,亦即接近一公升。

沙巴西亚接受媒体访问表示,他目睹父亲一辈子与毒瘾搏斗,这让他从小不沾毒品,但十四岁时开始喝酒,当他意识到,自己难以摆脱酒瘾,父亲的经验让他决定公开求助。

他有四名儿女,老大十二岁,早已从社群网站看到他父亲戒酒的新闻。沙巴西亚选择把他当成大人,与他讨论爷爷的毒瘾,以及他打破戒瘾循环的决心,「我想他听懂了,他是个聪明的小孩」,沙巴西亚说。

这是《纽约每日新闻》专访的连结

这是ABC晨间节目的访问影音

戒酒十四天,今天总算要退伍了。

昨天,朋友留言问道,「酗酒的定义为何?」

我猜,一定有更严谨的操作性定义。但对我而言,我认为有两个必要条件,只要同时存在,就算酗酒症状。

一、无法控制自己饮酒的行为,尤其无法决定何时该停下来,或无法决定何时暂时不喝;

二、因上,影响自己的生活作息、人际关係、工作表现、家庭气氛。

以我自己为例,由于长年养成睡前饮酒的习惯,当我与家人旅行夜宿,只要得知当地购酒不易,我就会变得焦虑不安;最后,我会在行李中塞进红酒,过几夜就带几瓶,这符合第一项条件。

再者,当我在家中饮酒,经常因为超量,导致不省人事,影响睡眠品质,让家人因而担忧,此为第二项。

经过这十四天,若问我有无任何改变,我会条列如下:

一、我家资源回收的瓶瓶罐罐明显变少了;

二、我家老闆变得比较和蔼慈祥了;

三、半夜起来尿尿的次数变少了;

四、晨起第一泡不会有药用酒精味了;

五、我瘦了一公斤半;

六、我知道自己可以控制酒瘾,而非受控制;

七、我家老闆证言,说我的皮肤变得红润光滑了。

未来呢,我还不知道,请不要留言叫我继续戒酒,谢谢。但我会试着每天总量管制,同时试着每星期休兵一两天,总之不让自己睡在酒瓶堆里。

谢谢各位耐心相陪十几天,尤其谢谢那些贴酒瓶照片或趁机炫耀开喝的朋友,我会去找你们讨回来。

过了今晚,明天我就要举行海明威式的开喝典礼了。(马上被我家老闆巴头。)

(全剧播毕。)